龙婆噶龙(Luang Phor Kalong Wat Khaoleam)

龙婆噶龙(Luang Phor Kalong Wat
Khaoleam)佛历2461至佛历2552。毗湿奴、山猪、哈努曼顶级名师。

龙婆噶龙师傅20岁出家,后来主持与修行的寺庙为瓦考兰(Wat
Khaoleam)。在佛历2500至佛历2530年间,自己曾单独加持过很多重料的佛牌圣物,如佛历2518的仙鹤崇迪和行走佛,里面都加入了很多噶龙师傅自己珍藏的古老佛牌的碎料(本身噶龙师傅也是佛牌收藏家),灵验度极高,但这些早期佛牌首先来说种类与数理极少,且很多都只赠与了自己的近身弟子,因此市场上较为少见,有时候不得不费尽唇舌、以高价从这些噶龙的近身弟子的脖子上请,然后再从新包壳。

佛历2530年代至佛历2540年代末是一个过度时期,龙婆噶龙在这段时间内自己尝试制作过很多佛牌,粉牌与金属牌都有,还曾参与别的寺庙的法会,种类也非常丰富。那时候其实是师傅法力修为极好,身体状态也极佳的时期。

但是就如很多名师的僧侣生涯一样,很多都是在非常后期才被牌商大量入手及炒作的,因此,这个时期的佛牌多不会很贵,但是依然也有塔固之类的少数稀少圣物因为神迹太多被广泛关注,很多人认为噶龙师傅僧侣生涯末期的天堂之花是师傅最好的塔固,那其实就错了,佛历2530年代就有一些塔固不论实效还是市值都远超天堂之花塔固的。

到了晚年(佛历2547年后),龙婆噶龙已经是非常有名气的高僧,越来越多的牌商及善信对这位师傅都有了更多的关注,师傅也是那时候开始大量督造佛牌圣物。总体算下来,龙婆噶龙一生中加持的圣物种类很多,且均为精品,也就是说师傅的佛牌没有弱项。

龙婆噶龙制作过的佛牌包括大地女神、毗湿奴、帕辟力天神、鲁士、湿婆神、山猪、战象、财牛、自身像、坤平、四面神、鬼王、药师佛、哈努曼、拉胡天神、必打、崇迪、醒、等等。其中,纳莱天神、山猪、哈努曼、塔固都在泰国享有盛名。有些佛牌虽然不贵,但是好使。

龙婆噶龙师傅有一颗玻璃般透明的增生牙,与哈努曼战神的增生牙是同一个位置,世人都认为噶龙师傅就是哈努曼战神的在世,据说噶龙师傅很多特别的独门心法也都是跟天神习得的,当人们问起高僧这件事情的时候,噶龙也没有否认。

据记载,有一位缅甸120岁高龄的高僧为了试验龙婆噶龙的法力,曾经特意去噶龙师傅的寺庙去试探他的法力,念咒之下将多根木头变成数千支蜈蚣向其飞快地移动,这时噶龙师傅禅定而坐、默默诵经,蜈蚣不但无法伤害高僧还变回了木头,缅甸的这位师傅见况后也对噶龙师傅的法力十分信服。这是民间简单的记载,相信当时的时间情况应该更加地复杂吧,毕竟高僧斗法也应该与古代侠士论剑一样,不是两三个回合就能搞定的。

此外,需要提醒的一点重点是龙婆噶龙僧侣生涯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修行上面,这与现在的师傅一年下来没完没了的法式与僧侣会议是不一样的,足够的修行保证了师傅的法力修为,而除了高深的法力外噶龙师傅佛牌灵验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对绝大部分的佛牌都有非常足够的加持时间,这点在早期的圣物中尤为明显,基本都是数月持续加持后才赠与近身弟子或亲人的,有些则被泰国的皇室及军队将领所收集。高强的法力加上认真的加持态度奠定了师傅佛牌的灵验度,这也是喜欢龙婆噶龙的一个重要原因。

龙婆噶龙师傅的佛牌圣物在僧侣生涯末期比较典型的特色是精美、大气、华丽、神圣。天神类的圣物在设计上均十分的考究,通体的符文也让其圣物守护的法门更加全面,这也算是师傅圣物设计上较为特殊的一点吧。其实本人一直很喜欢这位师傅的佛牌,应该是超级喜欢吧,一度还曾想过专功收藏噶龙师傅的佛牌、做到极致。

很多人如果对噶龙师傅只是一知半解的话其实也会有我这样的想法,因为看过噶龙师傅的佛牌画册后你会觉得他没有太多的佛牌,比较好收集。其实画册只是记载了噶龙师傅一部分的佛牌,据他的弟子讲述,龙婆噶龙其实自己制作过很多限量极低的佛牌,这些圣物很多都是不高于5尊的限量,就现阶段来讲,绝非一般藏家可以将这些限量这么低的佛牌一一纳入囊中,没有噶龙高僧最为顶级,限量最低的这些招牌圣物,又怎么能谈得上对其的收藏呢,所以个人建议,对噶龙师傅的佛牌还是以量力而行、适可而止的方法收藏会比较好些。

龙婆噶龙高僧于佛历2552年圆寂,结束了自己光辉的僧侣生涯。在世时将自己全部从制作佛牌圣物中取得的善款用来发展自己的寺庙、建设新的寺庙、以及对泰国当地的公共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因为其圣物的多样化以及每种佛牌对应的灵验度,后来被世人尊称为“圣物之王”。

虽然龙婆噶龙不在官方评论的九大圣僧、三大圣僧等排名内,但是对于商业炒作不大,实效性非常强的佛牌里,龙婆噶龙的佛牌还是可以站住脚的。

龙婆噶龙高僧的很多佛牌现在都放在瓦考兰佛寺的纪念馆内,其实就是结缘处的二层,里面展示个龙婆噶龙僧侣生涯各个时期的亲制圣物,对于学习龙婆噶龙佛牌有着很好的效果。这几年广大的牌商对龙婆噶龙佛牌都给予极高评价,所以慕名前往的人很多,现在寺庙剩下的龙婆噶龙亲制佛牌也已经所剩无几了。好在曼谷地区经营师傅佛牌的牌商很多,因此还是可以在难度不大的情况下找到的。

而有些牌商对于瓦考兰现任主持有些看法,比如怀疑师傅复刻龙婆噶龙的佛牌,用老佛牌的制作模具去仿制新的佛牌,然后按老佛牌来卖,这其实大多是牌商为了让客户从自己手中购买的幌子,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瓦考兰会有无限的佛牌可以出售,而亲自在这三年中多次前往瓦考兰佛寺,每次看到的佛牌数量都是剧减的,如果之前没有下手,现在多已被别人请走,所以这种说法根本是在扯谎。不过这种说法相信也是糊弄了不少人。

之前还有人说龙婆噶龙的末期天堂之花塔固没有鉴定方法,后来又说现任主持去市场看,没有一尊是真的,这其实就是矛盾的说法,如果没有鉴定方法,那怎么可以知道都是假的,所以说其实还是有鉴定的方法的,只是大多数的牌商不具备鉴定的能力。

像这样的说法,还包括师傅的第一期的哈努曼,不少牌商都说市面上的都是假的,但是没有人能够说出到底哪里假。相似的情况很多,而且除了龙婆噶龙,别的师傅的佛牌也被很多牌商说有这个情况。这里建议大家理性分析,牌商的说法很多是前后矛盾的,需要自己不断的考证,就对很多牌商的说法做过考证,很多都发现其实都是牌商的圈套。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