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八井寺(先噶玛噶举派后格鲁派)

羊八井寺,在拉萨市之当雄县境内,位于县驻地面南的羊八井镇。羊八井镇距拉萨93公里。羊八井寺,是西藏佛教噶玛噶举红帽系的主寺。噶玛噶举是塔布噶举传出的四大支系之一,它的创始人是塔布拉杰(1079~1153)的门徒都松钦巴(1110~1193)。噶玛噶举又分两个小支系:一个是黑帽系,因噶玛拔希(1204~1283)得到元宪宗赏赐的金边黑色僧帽而得名;一个是红帽系,是从黑帽系中派生出来的,因为他的一世活佛扎巴僧格得到元朝皇室成员赐给一顶红色僧帽而得名。俗称“红帽派”,汉文作“沙玛尔巴”。扎巴僧格(1283~1349)是黑帽系第三世活佛让琼多杰的弟子,他除噶举外,还学习噶当(创始人为仲敦巴·嘉瓦迥乃)、觉囊(创始人为宇摩·弥觉多杰)等教派的教法,于1333年建立了乃朗寺,在未建立羊八井寺之前乃朗寺一直是红帽系的主寺。红帽系共传十辈,历时四百年。第二世活佛名喀觉旺波(1350~1405),建有达孜南嘉岭寺和噶玛摩寺,是一位饱学多识的高僧;第三世活佛名却贝益西(1406~1452),曾得到明朝皇帝赐给的封号以及佛像、法器等物品。

羊八井寺是红帽系第四世活佛却扎益西兴建的(亦有文献称:羊八井寺是萨迦派桑结培的法嗣沫然绛巴·吐吉白所建)。却扎益西(1453~1524),意为“法慧”,生于多麦(今康区)哲雪康玛地方。幼年时被迎至康至寺便能分辨噶玛派文集和阿赤经教;10岁时赴康青地区从轨范师固实巴(固实仁波且)闻习经教;1462年12月15日噶玛举黑帽系第七世活佛却扎嘉措(1454~1506)给他赐法名为“扎巴益西”,赐给红冠一顶和印信一枚。不久,由固实巴做亲教师、耿钦绛华桑波做领诵师,给他授了出家式和沙弥戒,尔后赴青海、蒙古云游。返藏后,他先后在康区和西藏的贡波、雅加、直谷、止贡、朗勒、桑浦、乃朗、达隆等地讲经传法。24岁时受比丘戒,之后在乃朗寺塑了弥勒佛金身,在嘎丹玛摩寺塑了释迦牟尼佛金身。后在羊八井给地方官仁蚌巴·敦悦多杰讲授了《六支瑜伽导释》。在仁蚌巴·敦悦多杰的大力支持下,于1490年(藏历之金狗年)修建了羊八井寺,并由仁蚌巴·敦悦多杰拨给该寺溪卡(庄园)和农奴作为供养。从这时起,红帽系的主寺就迁到了羊八井寺。

红帽系第五世活佛贡却演拉(1525~1583)和第六世活佛却吉旺秋(1584~1635)时期,红帽系同藏巴汗政权的支持,羊八井寺也逐渐扩建成为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红帽系第七、八、九三代活佛时期,青海蒙古首领固始汗(1582~1654)率兵进藏击败了藏巴汗的军队,推翻了藏巴汗地方政权,扶持第五世达赖阿旺·罗桑嘉措(1617~1682)建立了噶丹颇章地方政权。

红帽系第十世活佛却珠嘉措(1738~1791)是第六世班禅贝丹益西(1738~1780)的同母异父兄,第六世班禅的哥哥是格鲁派的活佛促巴呼图克图,他们3人的母亲是拉达克土王的女儿,他们的一位侄女又是当时香巴噶举(创始人为克珠·琼波南交)桑顶寺的女活佛多吉帕姆。1780年,第六世班禅应邀进京为乾隆皇帝70寿辰庆寿,不久因出痘死在北京。乾隆帝以及满、蒙、汉各族王公大臣对第六世班禅的馈赠甚多,约数十万两白银。仲巴呼图克图当时担任札什伦寺的总管,他借口教派不同不愿将这笔钱财分给却珠嘉措,想全部据为已朋。却珠嘉措对此愤愤不平,便逃到尼泊尔诱惑廓尔喀发兵侵入后藏,大肆抢劫札什伦布寺的财宝。当清朝派遣大军进藏驱逐廓尔喀侵略军时,却珠嘉措却畏罪自杀了。清朝大将军福康安(?~1796)命令廓尔喀王归还却珠嘉措的尸骨及妻子儿女、门徒随从,作为停止战争的条件。后来,乾隆帝谕旨将却珠嘉措的尸骨分别挂在后藏及康区的各大寺庙,以为叛国者戒;把以羊八井寺为首的红帽系寺院和所属的土地、牧场、农奴全部查抄充公;羊八井寺的一百多名红帽系僧人一律勒令改宗格鲁派,禁止红帽系活佛系统转世,噶玛噶举红帽系从此断绝。

羊八井寺从红帽系第四世活佛却扎益西于1490年兴建,到1791年停止转世的三个世纪中,陆续增修扩建,形成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建筑群。寺内文物很多,由于得到仁蚌巴·敦悦多杰地方势力和藏巴汗地方政权的资助,寺院资产也极为可观。据1791年清朝驻藏大臣查抄清点的结果,羊八井寺共有房屋1135间(其中楼房778间、僧房357间)、常住僧人103人、庄园9处。另外,仅羊八井寺红帽系活佛家里私藏的僧衣、幔帐、金银、铜铁器皿及妇女首饰等价值两千余金。其中尚有“灌顶国师”镀金铜印一颗,系“元明故物”,据说已“送京销毁”。羊八井寺经过这次查抄,寺产被充公,寺院赐给平定廓尔喀有功的功德林济咙呼图克图活佛管理,僧人被改宗格鲁派,寺庙才得以存留下来。羊八井寺在“文革”时被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膈,逐步落实了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于1985年政府拨款进行了修复。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