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佛学院

莲师坛城,五明佛学院必去的地方,天葬之前老乡都会拿着要天葬的尸体来这边转坛城。周边很多僧人及善信都在磕大头。转坛城的时候还可以自己去转那些转经筒,师傅说这是可以给自己带来大福报的。

这次的五明佛学院行程算是比较赶的,我们首先来到成都做休整,凌晨4点出发前往五明佛学院。去之前朋友特意提醒要吃一些抵抗高原反应的药物,平实有较好的修行,还开玩笑地跟朋友说要挑战一下,就没有吃,其实在距离五明佛学院150公里的地方海拔已经是近4000米了,身体状况良好,全无高原反应。可惜最后的这150公里山路基本没有一条可以称为是路的道,全是颠簸的状态在缓慢行进,150公里开车还开了5个小时,这段路基本会把你肚子里所有的东西晃悠出来,好在没有吐,但是身体的不适感已经很明显了。所有在深夜10点多到达五明佛学院的时候也开始有了头疼等症状。以后朋友们去千万记得首先吃晕车药,然后让司机慢点开(这个很难保证),还有就是吃高原反应的药了。

因为我们到五明佛学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没有可以住的酒店了,在学院门口的一个饭馆里凑合了一晚上,那可真是一个晚上不方便上厕所,且不能洗澡的地方,加上时不时的吉普车的生意以及来敲门找房子的驴友,基本这一夜是没有睡眠的。第二天,司机先把我们放到了莲师坛城这边的停车场。上图是莲师坛城边上的停车场往下照的图片,风景非常的优美,高山流水,还能看到牧民的房子。如果没有高原反应的话,这边真的是很让人留恋的。关键时刻头疼让人更加的冷静。

这是五明佛学院的一张图,里面可以看到大经堂以及僧人自己建的房屋,还有正在修建的经堂。师傅说很多僧人都是自己建屋子(不过这里感觉最缺少的应该是酒店),因为没有什么土地使用权的问题,很多修行的师傅都会在这自己找人建个居所。开法会的时候,基本满山遍野都是帐篷了,因为能住的地方特别少,基本是很难订上房子的,有个地方住确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边上的三层小楼就是这边靠近莲师坛城的旅店,可容纳客人甚少啊,貌似里面有的房间是只提供床位的,多少个人一起住,较为惨烈。不过里面的早饭还算是较为健康的,当然总体来说这边吃饭的价格不便宜,旁边的小铺子也都是市场经济,一个红牛6元的,好在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毕竟把物资运到这说实话也是个苦差事。早上一缕阳光照下,整个五明佛学院显得更加的神圣了。这让人的心情多少放松了不少。

早上稍作休整后,师傅带着我们在五明佛学院到处跑,完全没有体谅过有高原反应的各位弟子,虽然看到各大经堂的雄伟,但是气喘的也是够呛了。

基本到了每个经堂我们都会稍作休息,师傅还在这里给我们讲经,有些路上新认识的朋友也加入了队伍,跟着上师一起跑。

经堂内的供桌上有佛像可以供奉,地上不少油,都是让善信自行给供桌上的油灯添加的。我们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有不满的全部填满了,然后照了一些相就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经堂的正门,藏式风格较为明显。

经堂门口两侧的四大天王,画风十分的华美,较为古代唐卡的风格,整个布局交代的十分的充分,没有一个浪费的地方,细节将整副壁画衬托的非常细致,天王的形象也较为写实,人物神态及姿势都较为生动。

经堂旁边的门。

大经堂在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有很多的尼姑正在听一位师傅讲经,我们因为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超级累了,所以大家没有过多的活动,且这个时候的经堂里面僧人非常的多,我们便简单地留了个影就离开了。

这张图能看到大经堂的一些细节了,可以看到经堂建造的繁杂之处,这样的建筑如果没有善信的支持是很难建造的,除了技术方面,支出方面的金额巨大,这样的建筑估计建筑的成本已经是亿元的基础了。因为以前的职业是采购,对于成本方面的事情特别有兴趣,路途上也经过了几个寺院,大概了解了下在四川或西藏建庙的费用。一所有一定规模的寺院基本都是几百万元的投资,与南传佛教的泰国寺院不一样,藏传佛教的寺院基本都不是商业的寺院,根本不会出什么商业产品来得到收入,且很多寺院都在深山老林里面,这样就对寺院的发展造成了不少的阻力,仅靠当地村民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很多寺院都是靠师傅外出普法得到的善款来支持的。

五明佛学院内的经堂很多都是内部的上面为可透视的天花板,阳光洒下之后让人感到温暖,十分地利于修行。

莲师坛城一角。

这张仍然不算是五明佛学院的全景,但是也差不多了,这里的房舍非常的多,不是一张图片就能代表的。拍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师傅带我们还去了丹增嘉措活佛的住处参加了师傅的祝福法会,之后又去了法王如意宝的蜡像馆,后来加入我们队伍的一些驴友讲话这次真是很幸运,没有师傅的帮助,很多地方他们都不知道也不会有幸去了。大家还都得到了活佛开光的金刚结,这次五明佛学院的行程除了累的够呛外,大家都很开心。

五明佛学院不远处的天葬台也是必去的地方之一,今天到达时就看到老乡抬着尸体在逛坛城了,我们就知道今天肯定会有天葬。到达的时候天葬师已经离开了,山上的秃鹫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开始享用尸体。本来师傅嘱咐了尽量不要拍照,因为老乡会觉得不好,但到了那里后看到太多人都在拍照了,包括一些僧人师傅,所以本人也就稍微拍了几张。最写实的一些这里就不放出来了。

这里的秃鹫都非常的大,这也是经常有天葬活动的原因吧,下山时看到草原上有很多草原鼠,多的无法计算,我们就估计是这边的秃鹫伙食太好了,所以才会把草原鼠完全忽略。

天葬台一角。

天葬台一角。

天葬台到处可见的秃鹫,展翅飞翔起来倒是不失空中王者的风范,拍摄这些猛禽的时候最近的距离离它们不到2米,看来这里的秃鹫已经与人有了很大的默契,活人它们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攻击的。不少人觉得害怕,当然这对于我这个动物爱好者来说不算是什么了。果断过去拍照,很多精美的细图就准备回去做桌面了。

在五明佛学院算是一段奇妙的旅程,最大的感触就是在这里修行真的需要极大的考验,不论是身体的还是心理的考验都是巨大的,能够修成正果的也真的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作为佛祖的信徒来说,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多行善事,供养这些真正得到的上师活佛,让佛法能够普及。另外要提醒的就是成都到五明佛学院的这段路程非常危险,山体滑坡等事故屡有发生,路上随处可见直径近一米的巨石拦路,有的地方塌陷下去就是3、4米的深度,就在我们到达学院的当天貌似还出现了事故导致有人失去了生命。本来计划的宗教旅游目前来说是不太现实了,因为安全真的是无法保证。

感谢佛祖让我们这次旅程平安,也希望计划前往学院的朋友们能够平安吧。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