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一位印度班智达在西藏

参禅修道,除了开拓福德、智能外,更要能常养慈悲心,而以禅心、悲心加上佛心来净化心灵。
————————————————————————————————————————

证悟的班智达斯利帝加那经由他的预知能力知道他过世的母亲已投生为青蛙,被困在西藏一户人家的炉石下。因此,虽然年纪老迈,且需由翻译伴随,他翻过喜马拉雅山千辛万苦地从印度来到西藏,为了解救、引导他母亲投生更好的地方和得到开悟的解脱。

正当他越过两个佛教国家的分界线时,他的翻译竟然死了。这是西藏人的不幸,因为没有这位翻译,睿智的学者就无法教诲他们。幸而他沿途学会几句藏语,靠着神奇的力量去寻找他母亲的投生地。

他终于找到那间房子,里面住了个老妇人。匿名的印度人就在这户人家打杂当仆人,没有人知道他是印度圣地最博学的大师之一。老妇人让他担负着最艰辛的杂役,她甚至坐在他身上挤牛奶,以代替坐垫。

这位圣者同时为他母亲祈祷,在炉边以及屋子的佛堂上点灯、供花,自身精进修持以帮助他母亲和同样陷在恶业之网的所有众生。他发现无以计数的小虫子也住在炉石下面,便决心以菩萨愿利他的力量来超度它们。最后,他成功地将母亲以及其他小生物的神识都超度到了净土去。

有一天,这位有神通力的印度班智达用不甚流利的藏语告诉他年老的女主人:“明天我们必须离开这房子,因为上方的山坡会崩塌。”他也警告邻居们。

老妇人早就觉得她这个奇特的仆人绝不是普通的流浪汉。于是,拖着牛和斯利帝加那离开了房子。其他的人都想:“那么高的一座山怎么可能会崩塌下来?那不识字的怪人一定在胡说!他大概疯了!毕竟他连藏语都不会讲,他懂什么?”

第二天,果如预言,整座山塌了下来,将整个村子掩埋。那座山的裂缝在康区滇阔附近,至今仍清晰可见。

斯利帝加那圆满地为他亡母超度后,到滇阔朝拜了有名的度母寺卓玛拉康。站在寺院门口,他听到一位曾到过印度的西藏译师正在教授“阿毗达磨”内的佛教心识学;因为译师学问平平,所以他的教法在形式上或内容上并不完全正确。

这位匿名班智达以清楚无误的梵文在寺院门上写著作为答复:
不举首看月,
愚者注视着水中倒影;
不寻觅真正圣者,
愚者只随无明。
与其依师,
无宁依法。
毋依文字,
应依其义;
不依不了义,
应依了义。
然后他就离开了。

译师教完课,在寺院周围绕行,走到那扇门时,他看到班智达的题词,立刻知道这有深意的字语一定是位博学之士所写,他询问所有在场的人是否知道谁在门上题字,有人说几分钟前有一位乞丐在附近逗留。

西藏译师急忙追赶出去,终于在滇阔上方一条狭窄的山径上追上正靠在路旁石头上休息的斯利帝加那班智达。那位译师立刻认出眼前这位闻名学者的真正身份,他虔诚又礼敬地在这位印度人脚前的泥土地上一再跪拜顶礼,请求原谅他没有早些认出大师,并很谦虚地表示愿意当他的翻译。从此以后,这位伟大的印度班智达在康地教学多年,利益无数的人,最后在滇阔附近圆寂。

斯利帝加那吩咐弟子千万不要将他的遗骨放在舍利塔的圣骨箱内奉祀,而要面朝下埋在土里。这是一个前所未闻的要求,目的是为了平服龙族——一种像蛇的生物,被认为是麻风病的祸源。

“如果你们能照我的吩咐去做,”班智达说,“那种疾病就不会延祸到这地区来。”

虔诚的弟子们认为,将他们敬爱的上师脸朝下埋葬是不合宜而且极不恭敬的;相反,他们将他的遗体呈吉祥卧,并且在他的坟上造了一座很大的舍利塔。

由于他们不遵从他明白的指示,当麻风病后来席卷整个地区时,滇阔也无法幸免。最近那座古老的舍利塔被破坏了,但斯利帝加那的遗骨为破坏者所忽略,至今仍留在原地。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