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罗刹珠子鼻

修行可以让我们修出谦虚,修出包容,修出慈悲,修出智慧,修出光明的人生,修出清净的心灵,修出欢喜的性情,更可修出一辈子的感恩。
————————————————————————————————————————

从前,有个牧人住在偏僻的山区,白天替人放牧牛群,晚上就睡在雇主的谷仓里。雇主经常去当地的喇嘛那里听佛法,留下牧人一个人看管牛群。附近的人都戏谑地称这个老实而又单纯的牧人叫“罗刹珠子鼻”,因为他小时候出过一次很严重的天花,鼻子上全是坑坑疤疤的痘痕,就好像是金刚珠。

每次主人听法回来,牧人都好奇地问:“今天喇嘛都讲了些什么法?他都说了些什么?”

主人认为他很蠢,从来都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心里说:“一个蠢小子能懂什么佛法呢?不过是有些好奇罢了,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呢?”主人不理会他,推说忘了,或者说那些教法是秘密的,只能自己知道,不能告诉任何人。可是牧人总是问,主人被问得不耐烦了,就回答说:“我只得到四个字,一个四字的教法,但却涵盖了一切!”

这个可怜的牧人强烈地请求主人把喇嘛的智慧说出来和他共享。主人告诉他说:“这样的教法不能公开传授,必须在内心深处修习。”这样一说,更激起了这个卑微牧人的好奇心。

牧人决定亲自去寻求主人说的“四字教法”。从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天起,罗刹珠子鼻就每天节省一点炒青稞粉存起来,一年之后积攒了一整袋的食物。一天深夜,牧人不辞而别,他没有将他的计划告诉任何人。

罗刹珠子鼻不知道那个喇嘛到底住在哪里,他甚至不知道那位喇嘛的性命,可是他却天真地以为他可以从任何一位上师那里得到“四字教法”。他四处流浪,终于在一处人烟罕至的山中发现了一个茅舍。茅舍里面住着一群瑜伽士,他们正在听一位老喇嘛讲解佛经。牧人也加入了听法的行列,对一个只寻求用四个字就能解释所有真理的人来说,他所听到的似乎都太过于复杂了。他认为这位喇嘛一定是个骗子,说了这么多各种不同的教法和秘密修行,其实一切都可以不必弄得这么复杂。这个单纯的牧人,他固执地认为所有最精要的教法都可以用四个简单的字来传授。罗刹珠子鼻决定到别处去另觅高师,真正得到万灵的“四字教法”。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恰好碰到了那个讲经的老喇嘛。原来,喇嘛发现罗刹珠子鼻没去听法,以为他生病了,就亲自找上门来。罗刹珠子鼻当着老喇嘛的面,毫不迟疑地请求传授那个秘密的、囊括一切的“四字教法”。当喇嘛说他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教法时,傻子却顽固地坚持着,并对一次次的拒绝感到万分沮丧。最后,罗刹珠子鼻终于克制不住地控诉喇嘛是个江湖骗子,一个裹着僧袍的假道学,然后站起来准备离开。

仁慈的上师生气了,一把抓起挂在脖子上的大菩提子念珠,对他叫道:“罗刹珠子鼻,为何如此无理?今天我就来教训教训你!吽、班、杂、呸!”说着,用念珠重重地敲打了一下牧人的头,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罗刹珠子鼻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脸迷惑地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向他求法,他却用念珠打我,并且还念着神秘的咒语。也许那句咒语就是教法,我明白了,那就是我长久以来一直追寻的“四字教法”!”

从此以后,这个心满意足的牧人除了这神秘的四个字教法之外就什么也不想了,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吽、班、杂、呸!”这个神秘的咒语。不久之后,他因无处可去,就念诵着密咒回到了故乡。

罗刹珠子鼻到了家乡后,雇主全家都想知道他去了哪里。“你偷偷摸摸地去了哪里?怎么连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呢?”主人质问道。

牧人告诉他们,他已经去见了喇嘛,并寻求到了自己需要的一切。主人询问他得到什么样的教法,牧人只是告诉他们,那是一个简短的四字教法,是要牢记于心、深切修行的。

罗刹珠子鼻在谷仓里的干草堆中做了一个小禅垫,开始修行他所获得的秘密教法。白天,他在看管牛群时不断念诵着这个奇怪的咒言;夜里,独自坐在干草堆中,依旧不知疲倦地念着这独特的四字咒言:“吽、班、杂、呸!”这个修行者对这四个字有无穷尽的信心,这是他从喇嘛那里得到的唯一教法。他虽然心智薄弱却专心一意,怀着全然的虔敬,不动摇地专注在这个简单的句子上。

几年后,邻近河谷有个贵族妇人得了怪病,每天都像着了魔似的大喊大叫,当地的医生全都束手无策。她的家人听说那个雇主家的谷仓里有一位独自修行的隐名瑜伽士,就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他强而有力的咒言与祈祷上,希望能治愈那位贵妇人神秘的怪病。

罗刹珠子鼻听到如此的请求后,心里感到十分惊讶。他说:“我有一个从来不曾向人提起的秘密、囊括一切的四字教法,或许对你们有所帮助。”说完,他从肮脏的干草堆中站起身来,出发前往。

瑜伽士被直接带进贵妇人的卧房,他发现此时的贵妇人正躺在铺着毛毯的高大的床上发狂地翻转。罗刹珠子鼻照着老喇嘛的样子,从满是污垢的脖子上取下菩提子念珠,朝着贵妇人的头重重地敲打了一下,口中大喝道:“吽、班、杂、呸!”说也奇怪,那位被怪病苦苦折磨的妇人仿佛从噩梦中醒来一般,竟神奇地痊愈了。

罗刹珠子鼻名声大噪,被远近的人视为异人。他独特的四字法使无数人获益并深具信心。

一天,罗刹珠子鼻听到那个年迈的喇嘛生病了,并且已经病入膏盲。喇嘛感染了一种西藏人所谓“白血”的病,他的喉咙里不断地繁殖出一种藓菌。没有人能够治愈他的病,只好去请那个以丑陋鼻子而闻名的瑜伽士。喇嘛的侍者们举着幢幡来迎请这位有名的奇人到他们的营地去。

罗刹珠子鼻一听到他敬爱的上师生病了,立刻就跑去了。当罗刹珠子鼻来到这里,老喇嘛却不认识他,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弟子,在他漫长而丰富的一生中教过了如此多的弟子,他如何能全部记得清呢?

这个古怪的瑜伽士取下念珠,在上师的头顶上敲打了一下,同时喊着他成名的密咒:“吽、班、杂、呸!”

老喇嘛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惊讶地询问这个疯子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一脸郑重的瑜伽士说:“我正在修您传我的神圣教法啊!”

“这是哪门子的教法?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老喇嘛说。

罗刹珠子鼻提醒喇嘛有关那个秘密的、囊括一切的四字教法,这些年来,他独自在谷仓里虔诚地修行,而且从这个教法中获得了许多奇迹。生病的喇嘛突然想起了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疯狂瑜伽士,了解了这一切后,他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笑得实在太厉害了,喉咙里的那块藓菌竟然被咳了出来,喇嘛因而痊愈了。

喇嘛吃惊地摇着头,并感谢这神奇的力量。他想:“这个看似愚笨的牧人真的是很特别,他用一种怪异的、让人难以理解的方式,达到一种不寻常的境界。真是一位适合接受秘密大圆满教法雪狮之乳的法器!”

喇嘛对罗刹珠子鼻说:“我有一些特殊的教法要传给你,作为我对你的报答,那是最殊胜的秘法。”

大鼻子瑜伽士似乎对老喇嘛的建议很生气。他说:“您说什么?还有四字教法之外的佛法吗?那是不可能的!”

这位经验丰富的上师善于调伏各种根器的弟子,他向罗刹珠子鼻瑜伽士解释说,事实上他想传授的是那深奥的四字教法的注论。于是,那位有智慧的喇嘛传授给罗刹珠子鼻瑜伽士无比的观念和至高的禅定,以及根据大圆满真正四字教法中本自具足大圆满的自在行为。罗刹珠子鼻真正成为了一个开悟的大圆满上师。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