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名字与名声

你有你的生命观,我有我的生命观,我不干涉你。只要我能,我就感化你。如果不能,那我就认命。
————————————————————————————————————————

蒋扬钦哲旺波到中年时就决定不再离开他的房子,想用剩下的时间一个人闭关禅修和祈祷。“从此以后,我将不再跨过这间房子的门槛!”他郑重地发了这个誓言,随后把他的鞋子交给侍者,让他丢到附近的河里。

几年后的一个早晨,这位具有神通的文殊怙主一反常态地交代侍者要欢迎所有想来拜访他的人。

那天黄昏,一个隐名的流浪乞丐径自走进了钦哲仁波切的私人住处,将他自制的破背包重重地放在橱柜上。“我来见涅顿,快让他来见我!”他如此要求着。

这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实在是太过分了,竟敢直呼他们尊贵上师的乳名。侍者们听后大怒,全然忘记了上师的吩咐。他们命令乞丐赶紧离开:“上师正在禅定中,没有时间见你,改天再来吧!”

那个乞丐尖酸地说:“他现在变得了不起了,连当初一起共同分享干酪的朋友都不认识了。他的门槛也变高了,我连他的侍者都通不过。看来我还是走吧!别在这里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了。”说着,就离开了。

这时,侍者们突然想起钦哲仁波切不寻常的交代。他们急忙追赶那个流浪汉,向他询问姓名。暴怒的乞丐已经上路了,他头也不回地回答道:“乌金!我就是乌金!回去告诉你们傲慢的师父吧!”乌金是莲花生大师的名字,也是巴楚自己的名字。就这样,侍者们眼睁睁地看着乞丐消失在山丘中。

当晚,钦哲仁波切向侍者询问白天是否有人来见他。一个侍者回答道:“只有一个叫乌金的老乞丐来过,他粗鲁地侮辱了您的名字,被我们赶走了。”

钦哲仁波切从座位上一跃而起。

“什么!你们把他赶走了?”上师惊呼道,“那是我的师兄弟巴楚仁波切!还不快去把他给我请回来!”上师发怒了,胡子都翘起来了。

那些羞愧的仆人,一个个红着脸,经过漫长疲倦的找寻后,才在山谷远方的森林里找到巴楚的营帐。仆人们对他顶礼,并致以深深的歉意,请他到师父那里做客。

巴楚大笑着说:“回去告诉那个小子,我正忙着禅修,没时间去应酬。”这是这两位伟大人物最后一次直接的接触。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