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清澈的认知

就修持而言,舍弃自我,是肯定“真我”和显现“生命”之喜乐自在。所以说,在舍弃自我之后,人才发现到最大的欢喜,就是“实在”和“恒常”的喜乐。
————————————————————————————————————————

秋旺上师是宁玛旧译派五位高贵的伏藏师之一,在他还是个孩子时,就受到了度母、文殊师利及金刚萨埵的加持。在他三十岁那年,一卷黄色的羊皮纸从天而降,落入他的手中,里面含有十九种伏藏。

他在一次正观中见到铜色山净土,莲花生大师告诉他说:“这殊胜之道是用来服务他人的。如果有了自私的念头,证悟的路途就会加长。菩提心是众生最究竟的恩赐,因为传播了解脱之道。不要执着地留在我的身边,我无所不在。”

秋旺上师有个来自加德满都山谷的尼泊尔弟子,名字叫巴洛。巴洛实际上是他的上师秋吉旺秋为佛陀的化身,也就是莲花生大师本人。

巴洛并不寻求其他的本尊,而是主修上师相应法。他与开悟上师的佛心相互结合而得到开悟。

诚如常言所说:“如果一个人视上师如佛,他就证得佛果;如果一个人视上师如菩萨,他就成为菩萨;如果一个人视上师为凡夫,他就永远停留在凡夫之地。”

一天,秋旺上师用手指按住巴洛的胸,大声喊道:“要认清这个所谓的自我!”在那一瞬间,巴洛的执着和分别心的偏执突然消失,如虚空般浩瀚、开阔和光明的佛性立刻显现。秋旺上师开示道:“不要偏离这如水晶般清澈的认知,这个名为“我”的空幻本质。在那大光明中,无一物可修,无法修亦无所修,那才是真正的禅修!”

就在此时此刻,尼泊尔弟子体悟到绝对、无缘起、本具大圆满的精要,超越有为,没有执着或偏见,不为任何习气污染。

巴洛问道:“纵使过去、现在和未来诸佛示现,我对他们都将无所求。我仍应照原计划往印度朝圣吗?”

秋旺上师回答:“如果这世上有佛,却不明示轮回流转之相,他将犯了沉溺于涅槃寂静之罪。我的心子,到印度圣地去吧!不惜一切地去吧!”

秋旺继续说:“服侍上师是证得与师相同证悟最迅捷的法门。如果你找到一位证悟的上师,一定要用各种方式圆满他的愿望。在你教育弟子时,一定要启发他们内在本具的佛性。如此经由侍师与授徒的方式,等视正法与众生。”

巴洛谨记上师的嘱咐,在他离去之前,这位尼泊尔弟子供养秋旺上师六十量分的金粉。秋旺上师完全没有物质的执着,他把金粉和面粉混合,投入火炉内燃烧来供养饥饿的灵魂。不久,巴洛把他剩下的三量分金粉也供养上师。秋旺这些金粉供养给了空行母,他将金粉撒入附近河里,并持诵祈求文和咒语。

秋旺上师在河边唱了一首小曲:“如果有人伤害了神圣之物,即使是你的亲生儿子也应该驱逐出去。如果有无名乞者为寺庙服务,要尊敬他,因为众生是平等的。”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