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谦卑侍师而成就正果

修行的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上是不是把修行的内容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

嘉裕哇大师最初在阿阇黎的引荐下给堆隆巴大师做侍者。他十分聪明,在大师说法会中听讲完毕后,对于《集学论》等论典,大都能够通晓。

一次,堆隆巴去却巴居拜见敬安·楚称坝哇大师,嘉裕哇作为仆役也一同前往。敬安每天都要用图形曼茶做九次供,当看到嘉裕哇熟练地做了一次曼茶供后,敬安心中大喜。他一脸羡慕地对堆隆巴说:“你真幸福!有这样好的侍者。”堆隆巴说:“那么,把他献给大师吧!”

敬安有些不相信地问:“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堆隆巴说:“大师放心,我说的是实话。”

敬安听后大喜。

堆隆巴当场就给嘉裕哇带上一匹绫绸供献给了敬安大师。一年之后,敬安给嘉裕哇穿上一身氆氇衣服命他回堆隆巴座前服侍。

堆隆巴见到嘉裕哇说:“我的爱徒,你应该一生都要服侍敬安大师,怎么能中途回来呢?是不是做错了事?”

嘉裕哇说:“敬安从来都没有责怪过我什么。”

堆隆巴说:“有罪过就请求申斥罪过,如果没有就要汲取教训。这是应不应该修“视师如佛”的区别。”事实上,一切内部服役,都由嘉裕哇一个人承担,腾出手来,他还要做饮食等事。晚上嘉裕哇供曼茶祈祷,由此敬安所奉安舍利也增长了很多。随后师徒来诺寺,在那里修造邬哲和塔堡时,取石拿土无一不做。

堆隆巴曾说:“虽然不能用智慧和物质来供师让师父心生欢喜,但要尽自己的体力勤劳,乃至血肉憔悴来报答恩师。”敬安曾说:“嘉裕哇,你的智慧超过拉萨业塘的僧徒许多,必将得到解脱的,愿勿留下我。”有一次堆隆巴来拜谒敬安时,向大师问道:“这个小僧徒怎么样?”大师让嘉裕哇到门那边去,才对堆隆巴说:“此子的信心和智慧天生广大,犹如向空旋矛全圆周到。”敬安讲说一切教法时,都把他安置在座前。在领巴寺芒惹师和嘉裕哇同一时机做灌顶法缘。芒惹在普穹哇住处时,普穹哇说:“现在盛行以声闻的神变来成熟一菩萨有情现。”

敬安大师临终时,嘉裕哇请求师父于未来世做摄受。敬安说:“直到法身未灭之前,我们师徒都不分离的。”

在常人眼里,嘉裕哇几乎完全在敬安座前服侍,根本无暇修法,可是他却凭借着自己的勤奋而获得内证。当他走到第三阶段时,心中顿然清晰现起所有经藏教义。他深信这是对上师服役而修来的功德,不禁感叹说:“吉麦寺的诸善知识不勤于对上师的服侍,整日忙于听法修道,这样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嘉裕哇在嘉裕寺驻锡时,格波尼贡问他说:“善知识,你心中是如何生起二谛的?”

嘉裕哇说:“我心中生起了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二者。”

格波尼贡又问道:“你是如何理解自心而达空和外境而达空的呢?”

嘉裕哇说:“本来箭断在内脏里,却在外面的伤口处涂抹药物,这样何济于事!这好比盗贼逃入山林,我们反而到河边去追寻,同样也于事无补。由此便知此心达空的真谛,外境枷锁也自然解脱,一切皆是空性。”

格波尼贡接着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证悟的呢?”

“我最初在敬安大师座前服侍时生起的。”嘉裕哇说道。

格波尼贡问:“服侍师父对于修行有妨害吗?”

“不妨害!”嘉裕哇做出来肯定的答复。

佛门的修行,讲究宁静和空灵,即使是开门闭户声都会对修定产生妨害。据说嘉裕哇最初修行时,为了增强自己的定力。主动将卧榻移近门户。继而诸弟子修行时,常常击动乐器而修。

敬安大师临终时对嘉裕哇说:“你不必受比丘戒。”因此,嘉裕哇很长时间中都未受比丘戒。一次梦中受到开示说:“一个佛塔上下必做两规形式。”又梦见赐他一尊身着祖衣的印度佛像。得到这些启发,他才受了比丘戒。在他六十四岁时,一次做跏趺坐,他对身边的人说:“我应做狮于卧状。”于是顶门有大股热气向上腾起,头上汗珠下落,而示现圆寂。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