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1708-1757)

第巴桑结嘉错被杀后仓央嘉措被废黜拉藏汗立益西嘉措为六世达赖。但是西藏各阶层僧俗群众尤其是拉萨三大寺上层喇嘛们对拉藏汗擅自决定达赖喇嘛废立的做法坚决反对他们坚持仓央嘉措是真正的六世达赖但仓央嘉措已经去世应当寻找他的转世灵童。三大寺的僧人们从仓央嘉措写的一首情歌“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羽借我不到远处去飞只到理塘就回。”得到了启示既然他是“只到理塘就回”于是他们就到理塘寻找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结果找到了一个名叫格桑嘉措的儿童。这时拉藏汗也注意到理塘“灵童”格桑嘉错的重要性先后两次派人到理塘察看这就引起了青海和硕特部首领们的警惕为了避免拉藏汗在格桑嘉措身上打主意他们果断地在1714年年初将格桑嘉措转移到康北的德格地方。随后根据康熙帝之令将格桑嘉措送至青海西宁附近的塔尔寺居住。直到1719年清朝派大军进藏平定侵扰西藏的准噶尔时才正式承认格桑嘉措为六世达赖。但是格桑嘉措是作为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找来的格鲁派的僧人认为他是七世达赖清朝却坚持格桑嘉措是六世达赖认为格桑嘉措是接替而不是继承已被废黜的六世达赖的法位所以不能认作七世达赖。至今保存在拉萨解放公园(龙王潭)的康熙帝《平定西藏碑》(1721年立)仍称格桑嘉措为达赖六世。后来因为藏族人民始终认为格桑嘉措为七世达赖。到了1783年(乾隆四十八年)乾隆帝封强白嘉措为八世达赖时等于默认格桑嘉措为七世达赖仓央嘉措为六世达赖。

1720年清朝正式颁发给格桑嘉措一颗金印印文是“弘法觉众第六世达赖喇嘛之印”另外还有金册等物品由第十四皇子允蹈代表清朝中央颁给七世达赖喇嘛。这时格桑嘉措才十三岁一切事务都由其父索南达结代为处理。1720年4月七世达赖格桑嘉措随同平逆将军延信的军队从青海启程进藏。9月初抵达拉萨9月15日在布达拉宫举行了坐床典礼拜五世班禅罗桑益西为师受了沙弥戒。然后入哲蚌寺学经。1727年格桑嘉措二十岁又从五世班禅受比丘戒。格桑嘉措入藏后其家属也随同前往拉萨清朝政府封为公爵西藏地方政府又给了很多庄园和农奴遂成为西藏一大贵族即今之“桑珠颇章”家族。

1727年在西藏发生了阿尔布巴、隆布鼐、扎尔鼐三噶伦谋害首府噶伦康济鼐预谋叛离清朝的叛乱事件。1728年清政府派查朗阿率军至拉萨将阿尔布巴、隆布鼐二人凌迟处死。这些事件中七世达赖格桑嘉措之父索南达结参顶其谋。清政府为防止再起事端遂决定将七世达赖移往理塘。同时诏五世班禅罗桑益西至拉萨摄理黄教教务。同年9月班禅到拉萨11月七世达赖由驻藏大臣玛拉护送至理塘。

七世达赖格桑嘉措在理塘居住了一年后于1730年又奉诏移驻泰宁惠远庙。其间雍正帝曾召达赖之父索南达结自理塘进京面斥其干预藏政的错误索南达结向帝承认错误保证不再重犯。于是雍正帝为安抚达赖遂又加封索南达结为辅国公。1735年春末清廷命达赖七世自泰宁返拉萨其职权严格限制在宗教事务方面。其父索南达结令常驻桑耶寺每年只许到拉萨一次期限为一个月。以防其干预藏政。西藏一切行政事务由驻藏大臣监督。委任颇罗鼐全权办理。颇罗鼐尽职尽责直到1747年他去世止二十年间西藏社会出现了安定和繁荣的局面。

1747年颇罗鼐去世其子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上台诛除异己仇视达赖不尊重驻藏大臣又一次与准噶尔部联络准备发动叛乱。清朝政府很快地于1751年又平定这次叛乱。在这次平叛中七世达赖格桑嘉措表现比较好当叛乱一发生他即命班第达暂管卫藏事务并下令逮捕谋杀驻藏大臣的凶手罗布藏达什等人同时火速奏请清政府处置。这次变乱平息后清朝才感到西藏这一远离内地的边远地方放手给地方势力以行政大权是很不安全的个人掌政容易专断集体掌政又容易发生纷争。于是在1751年清朝政府下令由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掌管西藏地方政权。黄教的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权是从这时候(1751年)开始的。

七世达赖格桑嘉措亲政后仍然把主要精力放在宗教事务方面弘扬佛法。西藏地方的行政事务主要由清朝驻藏大臣掌管。格桑嘉措一生谦逊俭朴颇得僧俗人民爱戴。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