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班禅洛桑曲吉坚赞(1567-1662)

四世班禅洛桑曲吉坚赞(1567-1662),17世纪前半期格鲁派历史上重要时期的一个重要人物。本名曲结巴丹桑布,生于后藏兰伦热布谿卡的竹加白哇村。父名仲措·贡噶伍赛,母名措加。13岁入当地安贡寺出家为僧,拜克珠桑结益希为师,剃发受了沙弥戒,取法名洛桑曲吉坚赞。由于他刻苦勤奋,不但精通佛经,而且很有辩才,14岁时被众僧拥立为安贡寺赤巴活佛,举行坐床典礼。这是班禅世系正式采用转世办法之始。以后,他继续钻研佛经,并开始著述,一生有多部著作。17岁时,以活佛的身份到扎什伦布寺学经,参加辩经,以求深造,当年获得“柔钦”称号。1589年,拜大堪布班钦·当秋雅佩为师,受了比丘戒;而后去拉萨甘丹寺学经,并参加辩经。七年后,他离开甘丹寺回后藏安贡寺,担任该寺赤巴,后又兼任岗坚群佩寺赤巴。

1601年,洛桑曲吉坚赞担任扎什伦布寺第十六任堪布,当时扎什伦布寺的经济比较困难,寺属只有一个谿卡,收入无法养寺。为了向当地的领主化募,他在日喀则创立了“祈愿大法会”。同时,他还亲自到各处讲经化缘,将得到的钱物用来扩建修缮寺院。1608年,应四世达赖的邀请,洛桑曲吉坚赞到拉萨向四世达赖云丹嘉措和哲蚌寺的全体僧众传讲“金刚念珠”之法,同时向拉萨各地封建领主募集了铜铁二百余斤、金叶五百余两。返回后,他就在强巴佛殿的顶上,覆建汉式的金顶一座,使扎寺有了第一座金瓦殿。1614年,他又在各地募化铜七十驮、金叶四百两,为扎寺修建了第二座金瓦殿。更重要的是,他在修缮扎什伦布寺原有的兑散林扎仓、吉康扎仓、夏孜扎仓三个专修显宗的扎仓的同时,又修建了一个专修密法的阿巴扎仓,使得扎什伦布寺形成了由显到密、先显后密的学经体系。

1604年,洛桑曲吉坚赞在拉萨,与甘丹赤巴根敦坚赞共同给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授了沙弥戒,这就是达赖与班禅建立师徒关系的开端。此后,达赖与班禅互为师徒,年长者为师,年幼者为徒,成为定例,只有在双方都年幼的情况下例外。1614年,应四世达赖之请,洛桑曲吉坚赞前往拉萨,在哲蚌寺给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授比丘戒。同时给哲蚌寺的其他僧人授沙弥戒和比丘戒,受戒者共有一千余人。

1616年,四世达赖云丹嘉措在哲蚌寺的甘丹颇章宫内暴亡,洛桑曲吉坚赞十分悲痛,后赶往拉萨,主持云丹嘉措的超度活动。当时,藏巴汗下令禁止四世达赖转世,几年后因其身患重病,又被洛桑曲吉坚赞治愈,在捐献庄园而洛桑曲吉坚赞不接受的同时,不得已接受了洛桑曲吉坚赞要求允许四世达赖转世的请求,取消了禁令。这在格鲁派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1622年,由洛桑曲吉坚赞主持迎五世达赖到哲蚌寺坐床。1625年,哲蚌寺的僧众邀请洛桑曲吉坚赞给五世达赖剃度,取法名,并授沙弥戒。于是,四世班禅和五世达赖又建立了师徒关系。1638年,洛桑曲吉坚赞担任亲教师给五世达赖授比丘戒。是年,拉萨流行天花病,死人很多。为安全起见,洛桑曲吉坚赞陪着五世达赖避居甘丹康萨地方(在藏北热振寺山后),并传授佛法。

1634年,藏巴汗勾结蒙古却图汗想一举消灭格鲁派,格鲁派在蒙古族的首领中寻找同盟者。五世达赖与四世班禅商议,派人到新疆,请和硕特首领固始汗到西藏,保护格鲁派,最后取得胜利。四世班禅是实际上的幕后主持者,但是公众场所洛桑曲吉坚赞常以“调解者”的身份出面,从不居功。

固始汗控制西藏后,以洛桑曲吉坚赞为师。1645年,依照俺答汗赠给索朗嘉措“达赖喇嘛”尊号的前例,固始汗赠洛桑曲吉坚赞以“班禅博克多”的尊号。“班”是“班智达”的简称,梵语是智慧的意思;“禅”是藏语“钦波”的简称,“大”的意思;“博克多”是蒙语,是蒙古人对睿智英武人物的尊称。

1647年,清顺治帝封洛桑曲吉坚赞以“金刚上师”的名号。1652年,达赖进京。顺治帝原来请班禅洛桑曲吉坚赞和达赖一同进京,但因班禅年迈(时已86岁),不堪跋涉,未能成行。1662年,洛桑曲吉坚赞圆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