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朗嘉措(1543-1588)

索朗嘉措(1543-1588),1543年出生于西藏拉萨西北的堆龙河谷的一个贵族家庭。祖上在萨迦地方政权时期就任官职,到帕珠地方政权时期仍然为官。他的父亲朗杰扎巴是琼结宗的宗本,母亲名贝宗布赤,是帕珠噶举一个上层人家的女儿。

据载,索朗嘉措3岁时,能记忆前世根敦嘉措的事迹,因此,被认为是根敦嘉措的转世,于1546年被哲蚌寺的上层喇嘛用隆重的礼仪迎请到哲蚌寺供养。7岁时,出家受沙弥戒。此后,从班钦·索朗扎巴等上师学习显密教法。1553年,哲蚌寺赤巴·索朗扎巴卸任,全寺僧众拥立索朗嘉措为哲蚌寺的第十二任赤巴,并主持了当年举行的拉萨祈愿大法会,讲授《佛本生经》。1564年,索朗嘉措受比丘戒。

此后,应扎什伦布寺全体僧人的邀请,索朗嘉措驾临后藏,先后在扎什伦布寺、纳塘、岗坚、绰浦、萨迦等寺院,巡礼供佛,并为僧俗大众讲经说法。返回拉萨后,他被推荐为色拉寺第十三任赤巴。这时,西藏的政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辛夏家族控制了大部分后藏地区,支持噶玛噶举,对格鲁派进行敌对和压制,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之后,蒙古军队南下进入青海,向西藏逼近。1559年,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率部进入青海,因其势力强大,明朝不能制伏。渐渐土默特部随着与藏传佛教的接触,对格鲁派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时蒙古也想利用格鲁派来安定长年争战之后的部众,以巩固他的统治。同时,格鲁派在帕珠政权衰落之后,在西藏本土找到强大的政治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蒙古与格鲁派的迫切需要一拍即合。当俺答汗的使者到达拉萨后,索朗嘉措很快接受了邀请。索朗嘉措与俺答汗的会晤显然不是纯粹的宗教行动。对于格鲁派来说,意味着一个可能扭转自身不利处境的巨大政治机遇。正如《西藏中世纪史》中指出的那样,“索朗嘉措的蒙古之行,不可能只是为了传法。我们必须主要从西藏的形势和格鲁巴的利益来解释,当危险迫近,危机一触即发的时候,格鲁巴下定决心,从新皈依的蒙古人那里取得成功”。

1577年底,索朗嘉措从哲蚌寺起程,前往青海,为格鲁派的弘扬光大迈出了艰辛但又是成功的一步。1578年,索朗嘉措与俺答汗会晤于青海湖西北新建的察卜齐雅勒庙(此庙系俺答汗之子丙兔于1577年建成,明万历皇帝赐名仰华寺)。对于这次会见的盛况,《安多政教史》有如下的记载:“藏历土虎年(1578年)达赖喇嘛到达时,在阿里克地方的第一批欢迎者有永谢布部的巴尔孤台吉、土默特部的玛森拔希等为首的八百骑。达赖三世显示法力,用手指对河水做期克印,河水就倒流,欢迎者俱生信仰。第二批欢迎的人有鄂尔多斯部的彻辰洪台吉、土默特部的达颜诺谚为首的三千骑,洪台吉看见了四手观音。第三批欢迎者有觉哩克图台吉、钦巴图尔等人。在青海湖边会见汗王本人时,在十万人欢聚的中央,由洪台吉讲话,国师拔希任翻译。施主与福田二者犹如一对日月开辟佛法正道,化血海为乳海,恩德至大。以前蒙古人死后,按其贵贱,以其妻、奴仆、乘马、财宝殉葬,这种风俗今后一律废除,将死者财物献给上师和僧众,请喇嘛念经,回向祈愿。禁绝杀牲祭祀,杀人者抵命,杀死马匹畜生者剥夺其财产,对僧人动手侵犯者没其家。以前对“翁公”(蒙古萨满教崇拜的神)每月进行血祭,每年杀牲祭祀,现在将这些魔道神像一律烧毁,不烧毁者破其家。代替这些魔道神像,每家造一尊六臂观音像,用乳、酪、酥油供养。每月的初八、十五、三十这三天守持斋戒。不再抢夺汉族、藏族。用这些命令使蒙古风俗变得与卫藏一样。”

1578年,索朗嘉措与俺答汗在青海湖畔会见之后,两人仿照忽必烈与八思巴的故事互赠尊号,俺答汗赠给索朗嘉措的尊号是“圣识一切瓦齐尔达赖达赖喇嘛”,“圣”在佛教里表示超出世间的意思;“识一切”是西藏佛教对在显宗方面取得最高成就的人的称号;“瓦齐尔达赖”系梵文,即金刚持,是西藏佛教界对在密宗方面取得最高成就的人的称号;“达赖”是蒙语,大海的意思;“喇嘛”是藏语,上师的意思。总的意思就是说,索朗嘉措是超凡入圣、学问渊博犹如大海一样的大师。这就是“达赖喇嘛”名号的开端。此后,格鲁派寺院集团的上层将索朗嘉措定为第三世达赖喇嘛,追认根敦嘉措为第二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为第一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被视为观音菩萨的化身。

会见后,索朗嘉措与俺答汗共同制定了一系列的条例,由俺答汗颁布在蒙古地区推行格鲁派的法规《十善法》,规定格鲁派上层僧侣享有蒙古贵族同等的政治、经济待遇并免征赋税,善奉格鲁派、尊敬喇嘛为每个蒙古人的义务,下令禁止萨满教的宗教活动。当时,明朝正对蒙古进入青海束手无策,听说俺答汗十分尊敬索朗嘉措,就令甘肃巡抚候东莱派人到青海请索朗嘉措到甘肃与他会晤,并嘱索朗嘉措劝说俺答汗回蒙古。之后,1579年,俺答汗与索朗嘉措告别,率大部返回蒙古。索朗嘉措特派青海东科尔寺呼图克图云丹嘉措作为他的代表,跟随俺答汗去蒙古讲经说法。

1580年,索朗嘉措到了四川藏区的理塘,主持建立理塘大寺。寺院建成后,他为寺院和寺院同时落成的金刚菩提塔举行开光仪式,取寺名为“图丹绛钦香塔结勒南巴嘉哇德”(意为佛教慈氏遍胜寺)。1582年,索朗嘉措到达昌都,在那里讲经说法,广收门徒。1583年,索朗嘉措由昌都到青海,在宗喀巴大师降生之地兴建“衮本强巴林”讲经院。后来,这座寺庙逐步扩大,成为现今著名的青海塔尔寺。继后,他前往夏琼寺、丹斗寺,给众僧讲经说法,给出家人授近圆戒。

1588年,索朗嘉措圆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