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匿名的喇嘛

行善的快乐如春风吹拂绿草,似阳光普照大地,要从行善中获得快乐,你必须具有春风般温柔的心灵,阳光般广博的胸怀。虽然行善者的初衷不图回报,但行善本身如同播种一样,收获是在必然之中。
————————————————————————————————————————

国内藏区中的康区人烟稀少,在居民稀疏之处有一座多珠千寺。它是全能之吉美林巴大圆满教法,也就是龙钦心髓的主要中心之一。第一世多珠千仁波切和吉美嘉卫努古都是这里在得到了吉美林巴的真传,成为他的得意的门生,他们又一起培育了著名的弟子巴楚仁波切。

佛教中那些能力具足的大师,在迁识瑜伽时,可以从临终者的头顶顶门处,迁引亡者神识再生于天国净土。在迁识的过程中,有些特别的外显与内隐现象会发生,这些特定的现象,象征着迁识过程的成功。多珠千仁波切和吉美嘉卫努古及他们的弟子巴楚仁波切,就曾做过一次精彩的迁识。整个过程是这样的——

一天,有位老妇人去世了,家人把她停放在床上。她的遗族看到三个流浪汉从远远的地方向他们的房屋走来,一个年老的,一个中年的,还有一个年轻的。这三个人衣衫褴褛,全都穿着又脏又破的褐红色袍子。老妇人的儿女们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类似佛教僧众的颜色,所以就把这三个人请进屋里。他们想付些钱给这些流浪的瑜伽士,请他们帮死者修一些合适的法。

主人是个忠厚老实的牧羊人,他很恭敬地询问道:“各位大师,能帮一帮我过世的母亲吗?这个地方方圆数十里都没有出家的僧人,如果答应的话,我们就会用上好的物品供养你们的。”

那位年长的行脚僧答道:“我们不要求尊贵的供养,只要一些食物就可以了。我们会做一些所需的事情,来帮助你的老母解脱到天国净土。”他们三个人准备好了仪式必须的食物——多玛,便开始了修“大圆满心要”的功法。

这一家子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三个衣着破烂的人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前所未见的神圣仪式。他们保持着安静并且准备好青稞粉、水、奶油、谷、香,以及这三个人所需要的其他东西。他们都怀着美好的愿望,期待着他们过世的母亲能有一个像样的葬礼。

“谁也没有想到在我们措手不及的时候,这些穷流浪汉会前来帮我们的忙!”老妇人的儿媳庆幸他们意想不到的好运。

“至少他们知道怎样摆个内行的样子。”老妇人的小儿子唐突地说。

只见那个最年轻的瑜伽士蹲在炉火边,用熟练的手法塑做供养用的多玛。

这家人的小女儿当时正在厨房工作,看到那个年轻人就在自己的脚边,有些碍事,便很不礼貌地像对乞丐那样,粗暴地要他滚到另一边去。

“如果能请到真正的喇嘛就好了!”年轻女子的心里多少有些遗憾,“我就不用忍受这三个流浪汉身上难闻的气味了。唉!至少他们还能摆个样子来修法超度。”女子瞪了一眼那个年轻的僧人,心里很是不满。

那个年轻的喇嘛心里明白她闪过的念头,面对她的无礼,丝毫没有生气。只是温和地笑了笑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灶子边,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谦虚地工作着。很快,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在那三个瑜伽士开始修法时,屋中充满一股肃穆庄严、令人敬畏的气氛。僧人们虔诚地念着经文,突然屋子上方出现了一道彩虹,再看往生的老妇人,有一些头发从头顶落了下来,梵穴也开始渐渐地突起,神识就从那里一跃而出转生到佛国净土去了。全家人都大吃一惊,他们从来没有料到会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发生。

“你们真是得道的高僧,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牧羊人鼓掌欢呼道,“为了表示我们的感恩,将供养你们三匹马和一头牦牛,让你们的旅途也方便些。”

那个最年轻的喇嘛率先说道:“我们并不需要马匹和牦牛,它们对我们毫无意义,有了三匹马无非是多了三匹马的烦恼罢了!我们为死者修法一向都不要报酬的,就算你们把全部财产都给了我们,我们也不会接受的!”

主人殷勤地邀请他们留下来修法三个月,年老的喇嘛说:“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办,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说着,就要向门外走去。主人拉着他们的衣襟,热情地挽留,说至少也得在这里做客三天。接着主人又恭敬地向年轻喇嘛询问他们各自的法名,他隐约地感觉到,这三个衣着朴素的行者并非是寻常的出家人。

年轻的喇嘛踌躇了一下,请示了一下身边的两位僧人,得到许可后才回答说:“你是否听说过吉美林巴有名的法嗣多珠千仁波切?”牧羊人随即就被震慑住了,犹豫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问另一位尊贵的喇嘛的姓名。

“他就是鼎鼎有名的大圆满上师吉美嘉卫努古本人。”年轻的喇嘛说道,却只字不提自己的名字。

刹那间,牧羊人的全家人都跪拜在泥土上顶礼,请求大师们原谅他们的无知,他们对这三位大成就者依依不舍,于是决定送他们一程,就这样陪着喇嘛们走了一天的路。

那个年轻的喇嘛就是云游僧巴楚仁波切——一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佛门大德。他的创作和完美的人品至今仍激励着人们一心向佛。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