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禅该(Pothan Klai Wat Suankan)

波禅该(Pothan Klai Wat Suankan)佛历2419至佛历2513,金口和尚。

波禅该师傅于佛历2419年的3月24日于泰国Nakhon Sitamarat府的An Per
Cewang地区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中。波禅该的父亲名为“乃因”,母亲名为“喃洗年”,平实家里以务农为生,偶尔也会出去做点小生意。波禅该是家中孩子中的老么,小时候姓“Sin
Nin”,名为“Dat
Chai”,译为小孩。他还有位姐姐嫁给了一个木工,也是因为他的这位姐夫让波禅该以后的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波禅该的幼年时期不但尊敬父母长辈,而且十分的聪明好学,10岁开始波禅该就跟着父亲在家中学习泰文及写字,到了13岁便已经可以正常读写大部分的泰文了。之后波禅该的父亲觉得他是一名可造之材就将波禅该送进学院,开始学习梵文及巴利文字,波禅该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接触简单的经文、符咒的。因为波禅该学习的学院其实是Wat
Chan Di的前任主持乃堪师傅开设的,后来乃堪师傅还俗就有了这间学院,专门教育当地的一些孩子。

佛历2433年,波禅该在跟着姐夫一同前往Krabi地区进行伐木工作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本来这次工作只是波禅该的姐夫想让他长长见识,学习一些伐木的技术以便日后有所营生。不料想,波禅该工作了一上午已经很累了,就不自觉地在一颗大树下面休息起来。在旁边伐木作业的其他工人这时正在砍树,一颗大树被砍断后径直砸到了波禅该的左脚上,整个脚底板部分被砸的粉碎性骨折。当时的工人们看到了波禅该被大树压住,急忙赶过来救人,几个人一起努力了近一个小时才把大树移走。可是不幸的是波禅该的脚基本这时已经无法医治了,粉碎性骨折对于当时整个泰国来说都可说是无人能治的事故了,波禅该的家人虽然带他去看过几次当地的医生可是土办法治疗始终也没有任何的效果,后来转到稍微大一点的医院去治疗也是没有得到成功。

多次治疗无果后波禅该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眼看着自己的脚伤不见任何好转,波禅该便要求家人送他回家休养疗伤。回去以后波禅该常常看着自己已经扭曲的左脚,想着这脚不但以后无法行走,还会时时地带来巨大的疼痛,一时间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波禅该趁家人不注意的时候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并将家中的案板放在地上,左脚放上去以后,瞄准脚跟以上三寸左右的位置,挥刀便斩了下去。相信常人不论怎样也做不到如此程度,而波禅该手起刀落只在片刻,左脚瞬间与身体脱离。波禅该不失为是一名硬汉,强忍巨大的疼痛时一声不吭,并自己拿来消毒止血的药水敷上,然后再将大量的血迹清理干净,最后自己包扎好伤口跟没事儿人似的等待家人发现。波禅该的父母看到后几乎被吓得跳了起来,检查完儿子后便去收拾好断脚,后来波禅该在家中足足休养了有一年的时间,这才算是让脚伤有所控制。

伤好之后的波禅该没有歇着,立即前往Wat Wang
Muang出家成为小沙弥,当时寺内的阿赞通师傅交给了波禅该更多的梵文学习的知识,大约两年以后,波禅该还俗回到家中帮助父母搭理家务。为了生活波禅该找师傅专门学习了皮影话剧,希望可以在娱乐事业上打开门路。当时的学徒是十分辛苦的,徒弟早上要给老师烧水洗脚,晚上还要去砍柴做饭,如果师傅有节目出演,徒弟还要帮忙搭棚。波禅该基本都是通过看老师表演,然后晚上等老师休息后自己拿着家伙事儿尝试着表演的。有一天,波禅该的老师发现波禅该的唱腔不错,就开始一一地指点波禅该表演,在戏团里面的老师傅退下来之后就开始让波禅该代替上台出演。波禅该凭借着自己的好嗓子,唱腔十分动听,当地的观众也十分喜欢波禅该的表演,不久后波禅该便成为了一名出名的皮影戏师傅。自此当地渐渐多了很多女性的观众仰慕波禅该的表演,并纷纷希望能够成为波禅该的伴侣,不过波禅该对这些请求都一一拒绝了,理由就是自己还没有出家为父母积累福德,所以暂时不会考虑儿女私情方面的事儿。

佛历2438年的6月30日,波禅该在Wat Chan
Di佛寺第二次出家成为小沙弥。当时根据南传佛教的僧侣教义,出家的僧侣必须为“全人”才行,哪怕是指头少了一小节也不能正式剃度的,这主要是因为担心所有的伤残人士都前往寺庙受戒,那以后寺庙便成了伤残收养院了,寺庙也没有精力去供养这些人。波禅该整个左脚早已被丢弃当然不算是全人范围的,因此进入Wat
Chan
Di也只能是以小沙弥的身份。有志者事竟成,在波禅该坚强的意志下寺庙的僧侣团受到了很多感触,终于决定利用一个僧迦大会来表决波禅该去留解决的方法,最后波禅该也有幸能够得到众多僧侣的认同,并让寺庙破例正式出家为僧。不过寺庙的僧侣团还是对这个决定附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波禅该要在一年的时间内背诵南传戒律大藏经,泰语“Pati
Mok”,对于这本典籍来说包罗的内容非常丰富,正常背诵都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相传这本大藏经乃是自古流传至今的典籍,每个月的月初与月中的佛日,寺庙的僧侣都会聚集在寺庙的正殿内接受大藏经的朗诵仪式,师傅会用巴利文演绎戒律里的戒条,供寺内的僧侣们聆听。就这样僧团做出来最后的决定,如果波禅该可以完成大藏经的背诵便可以正式受戒为僧了,长老们也是希望以此来考验波禅该的决心。后来,波禅该只花了九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将大藏经背诵的一字不差了,他的决心没有让众僧侣失望,同时也在佛历2439年的7月9日,波禅该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正式剃度成为了一名僧侣。

波禅该的僧侣生涯正式开启之后,他首先乘坐大象前往外府的瓦旺蒙寺庙学习,在佛历2439年的7月10日中午1点钟在瓦旺蒙的大雄宝殿内行受戒大礼,由Wat
Hat Sung的主持波禅凯康苏瓦努为其受戒师傅,波禅该自此得法名“Phra Klai Jan Than Su Wan
No”,波禅该也在这里经历了两个守夏季的时间,主要攻读大藏经戒律以及佛教经典。到了佛历2441年波禅该就拜访到瓦巴马哈塔附近的Wat
Na Phra
Tat佛寺,并在这所寺庙内的佛学院深造学习了两年的佛理禅学知识。到了佛历2443年,波禅该开始跟随Suratthani府Wat
Sampam的阿赞奴继续修行禅定等法术,并用了大约三年的时间将恩师阿赞奴所学全部学会。求学的这三年里波禅该还为师傅的寺庙修建了四尊大佛与一座大桥,之后波禅该便告别了阿赞奴并回到自己出家的寺庙找自己的受戒老师继续学习法术,又花了两年的时间最终学成。这时正好赶上Wat
Suan
Kan佛寺的主持师傅还俗,当地的村民就一致希望由波禅该来接任这所寺庙的主持一职,波禅该的老师知道波禅该已经是位法力高强可以独当一面的僧人了,于是也建议波禅该能够答应百姓的请求,自此波禅该便当上了Wat
Suan Kan佛寺的主持。

波禅该在上任以后的首要任务是将Wat Suan
Kan这所破旧的寺庙重建起来,他积极的举行普法祈福活动、广积善款,并以此来为当地建设学校,以及聘请老师来教育当地的村民,供村民的孩子学习文字。为了佛教的发展,波禅该又着手兴建了佛学院,以便年轻的僧侣可以有安身之所,并在此地学习和研究佛法,这所寺庙后来也成了辈出高级僧侣的一个佛学院了。为了本庙的建设,波禅该又修建了大雄宝殿一座、讲经堂一座、僧人食堂一座、僧侣禅舍数间,破旧的Wat
Suan
Kan顿时焕然一新,波禅该还亲制督造加持了几尊大型的佛像安置在寺庙的大雄宝殿内。本庙之外的社会贡献波禅该也是全心投入,他在僧侣生涯内建设了不下30条的公路,10多座的舍利塔,5座大雄宝殿,3座水坝,10座桥梁,以及数不清的佛像。Wat
Chai Mangkat
Raram的长达150米的卧佛便是波禅该当时亲制督造加持的。后来,因为波禅该对于社会的积极贡献以及建设了无数公益性建筑的伟业,被世人尊称为“建造之父”。

世人对于波禅该的另一个称呼“金口和尚”应该是更为熟知,在波禅该的僧侣生涯中,师傅带给善信了太多的神迹。曾经波禅该计划乘坐火车前往曼谷去接受御赐的宝扇,因为本身患有腿疾,所以行动不便,只能让人使用担架来抬他去火车站。那天一个负责抬担架的徒弟把出发的时间听错,结果晚到了半个小时。送行的村民们都非常着急,生怕师傅雌性的计划泡汤。这时波禅该就说:“大家不要着急,如果我没有上火车,那么火车是不会走的,大家请放心。”等众人到了火车站时发现火车此时已经鸣笛出发多次了,可是奇怪的是火车就是开不走,等在波禅该已经被弟子扶上了火车以后,火车才渐渐前行恢复正常。车上的机车长一直纳闷为何火车发动了半个多小时才能正常行驶,这时随性的弟子与善信才知道波禅该当时说的话的含义。

还有一次Wat Suan
Kan佛寺因为年久失修需要整修,这段时间有很多的工人进入寺庙,有一天夜里,僧侣们刚刚做完晚课,波禅该是最后一个走出佛堂的人,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波禅该就在庙内散步顺便巡视庙务情况。在走到维修工人食堂的时候,波禅该看到有两个工人从外面带回来一些食物跟几瓶饮料,就突然向那两个工人发问:“那瓶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两个工人心里有愧被吓得一怔,慌忙地回答波禅该:“那是糖水。”实际上,这些瓶子内装满了白酒,因为戒酒为佛教大戒,所以寺内都是禁酒的,他们不敢告诉波禅该实情,只因想要满足自己的酒瘾。波禅该没有追问就说:“哦,原来是糖水啊,糖水。”之后就离开了。那两个工人见瞒过了波禅该心里还挺高兴,就趁着没人注意把白酒藏了起来,到了深夜,众人已经吃完了晚饭,几个工人就围坐在了一起,那两个工人这时就把藏好的白酒拿了出来,准备跟几位工友一起分享,工友们人人拿好被子看着白酒倒入了杯中,等他们一起把酒往嘴里一送的时候,立即发现不对纷纷喷出口外。众工友、特别是拿回白酒的那两位工友非常奇怪,明明买回的是白酒,怎么喝的时候却变成了糖水呢?因为在买的时候还特意试过买的就是白酒没错,这时他们才回想起了波禅该说的话,而且师傅说的时候还着重说了“糖水”,几位工友顿时感到这是师傅的一种惩罚,心中大惊,纷纷跪在地上向波禅该的禅舍跪拜求饶。

波禅该有一年去帮一所老庙修建大雄宝殿,这所寺庙的下方有一条河流,有一天一个工人向波禅该解释,工地的沙石已用完了没法干活儿,波禅该就向工人说:“用完了没关系,再过两天就会有天神将沙石送来。”工人听完感到有些奇怪,以为波禅该在跟他开玩笑,也没把此事当一回事儿,就返回工地休息了。回去以后突然天降大雨,这场大雨足足下了有两天的时间,当雨水一停的时候,工人忙着收拾东西,突然就有人发现寺庙前出现了整座山高的沙石堆,足够工人使用建完整间大雄宝殿的了。

曾经在波禅该修建一处舍利塔的时候,在界限的周围发现了一颗大树,工人们担心以后如果大树倒了会撞毁舍利塔,所以就征求波禅该的意见看看是否要直接砍掉。波禅该就说:“现在不用砍,建造舍利塔的时候可以让大家来遮阴乘凉,等舍利塔建好我自有定夺。”几个月后舍利塔已经完工,波禅该坐在舍利塔旁边的一个木栅栏里面,让弟子拿来半杯清水,然后将清水捧在胸前,紧接着开始对那颗大树念诵经文。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喀拉一声波禅该手中的水杯断裂开来,断开的位置正好是水满的地方,而断裂下去的部分则是一个完好的圆圈。此时大树也开始发出轰隆的巨响,应声断裂成数条树干。众人看到此等神迹都目瞪口呆,一个有心人就说:“大树倒下来分成了六段,杯子上面掉下来的圆圈为零,杯子为九。”结果当天在场的信众都去博彩下了注,结果果然开奖的时候开中了大奖,不少人也因此发了一点小财。后来更多的人发现波禅该讲话、传道、授业、做法式赐福的时候都会话出玄机,如果能够正确的推敲,那么定会给自己带来好运,特别是财运,这也是波禅该在当时被人称为“财神爷”的主要原因。基本只要波禅该说出有人会发达,那么不用过多久,那个人就一定会发达。也因此泰国本地、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善信都会蜂拥地前往波禅该的寺庙请求师傅给自己说几句吉祥话,可是波禅该一般只对有缘人才会这么说。

波禅该的Wat Suan
Kan佛寺周围常可以看到有小商贩在摊位上摆着一个个的瓶子,里面装满了红色的水,据说那些是用波禅该吃过的槟榔渣泡出来的水,据说喝了这个水的信徒可以驱走身上的邪灵,更能治愈疑难杂症,冲水洗澡可以洗去晦气霉运,有着转运升愿的效果,安放在家里还能防贼、防火、保家宅平安。故事的原因是因为曾经有一个信徒拿了一条白手帕让波禅该往里面吐了一口槟榔汁,槟榔汁粘在手帕上后信徒就把手帕带回并恭敬地安放在家中的供台上。一天晚上村中发生大火,因为火势凶猛且得到大风的传播,整个村子都受到了大火的牵连。村民们看到大火都不顾一切的拿起盛水的器皿救火,到了凌晨才将大火基本扑灭,当时基本整个村子都受到了这场大火的波及,只有一间木屋只是被大火产生的浓烟熏黑,而结构上没有受到一点儿的烧毁,也是无数不多的还能立在大火现场的建筑之一,村民看到了就开始议论这间屋主有什么佛宝保护了家宅,后来屋主告诉正是波禅该的槟榔汁手帕,自此波禅该的槟榔渣便一下子身价百倍了。也正是诸如此类的神迹,让波禅该师傅在当地的信众越来越多。

佛历2505年,大地主Krai捐赠了40英亩的土地给波禅该建造寺庙所用,波禅该便在这片土地上计划建造一座大舍利塔,其样式与著名的瓦马哈塔佛寺的舍利塔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只是尺寸上比瓦马哈塔的舍利塔小了近一半的大小,高约70米、宽为24米。建造此舍利塔的委员会主席正是阿赞坤潘师傅,他当时本人也有出钱出力来帮助舍利塔的施工。可惜在舍利塔建设过半的时候,波禅该于佛历2513年的12月5日夜里11点05分,在舍利塔下的礼堂内圆寂,享年94岁。现在波禅该的遗体还被供奉在Wat
Tat
Noi的舍利塔里面,供前来的善信们瞻仰参拜。而波禅该一生中制作的佛牌圣物非常有限,可以想象下师傅的槟榔渣都能卖钱,他亲制的佛宝更是一牌难寻了,基本上师傅到了僧侣生涯晚期才开始正式地督制佛牌,且就目前的行情来讲,波禅该的佛牌都是属于中上等价位段的佛牌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