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故事:三佛化一身

慈悲是一种把感情升华,变成众生的“大爱”,而不是私爱;是一种平等的爱,而不是有选择的爱,也是一种只知付出、不求回报的爱,更是一种清净而没有染欲的爱。
————————————————————————————————————————

一天夜晚,宗喀巴大师的父亲跟往常一样,念诵完了《文殊真实名经》,很安乐地躺在床上。不久,他就沉沉地睡去了。在梦中他见到一位出家人,慢慢地向他家中走来。这位法相庄严的出家人,穿着用叨利形树叶编成的裙子,法衣上围着一串漂亮的花环,身后背着沉重的佛经。他说自己来自山西五台山,想在这里借宿一晚。说完,径自转身上楼,走进佛堂。

第二天醒来之后,宗喀巴的父亲自忖道:“五台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梦中这位出家人正好来自五台山,莫非这是菩萨授记,告诉我将生下一个具足殊胜智慧的儿子?”

虽然这个梦很奇特,可是大师的父亲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也没有把这个梦兆告诉别。

他仍跟过去一样,每天很虔诚地诵经,很精进地收集各种资粮。没过多久,大师的父亲又做了一个梦。睡梦中,他忽然看到一支非常明亮的金刚杵,从空中缓缓降落下来,最后进入夫人的腹中。这支金刚杵,是金刚手菩萨从绿叶国土中抛掷出来的。梦醒之后,大师的父亲又惊又喜。心想:“金刚手菩萨具足大势力,能降伏各种邪魔。莫非这也是菩萨的授记,说我将生下一个具足大势力的儿子?”

那天晚上,大师的母亲也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和成千上万的女孩,围坐在一片布满各色妙花的草原上。突然,东方出现一位白色童子,手里提着净瓶;西方出现一位红色童女,左手拿着一面明镜,右手拿着孔雀翎。童子指着其中的一个女孩,问童女说:“这个可以吗?”童女摇着头,指出一种过失回答他。童子又另外指一位女孩,问道:“那么,这个可以吗?”童女还是摇着头,又指出一种过失回答他。最后童子指着大师的母亲问道:“这个可以吗?”“这个可以!”童女面露喜色。“那你快来接受沐浴吧!”童子从净瓶里倒出一些水,洒在她的头上,同时口中不住地诵着赞佛偈。翌日,大师的母亲醒来之后,身心感到无比的安乐,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喜悦不断地从心中流出。

这一段日子里,村里的人大多都做过类似的梦。在梦中,他们看到许多相貌非凡的出家人,从拉萨迎回释迦牟尼佛像,安置在大师父亲家中的佛堂。此后,在佛堂的四周,常常出现不凡的异兆,有时在佛堂上空显出美丽的彩虹;有时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各种颜色的妙花;有时散发出奇异的妙香;有时天乐、天鼓齐鸣;有时大地震动发出无量吼声。

公元1357年农历正月初十的晚上,大师的母亲又做了一个吉祥的梦。她看到无数僧俗男女,有的手中拿着幢幡,有的演奏着伎乐,有的端着殊妙的供品,聚集在一个广场上,虔诚地说:“恭迎观世音菩萨!”她抬头仰视天空,望见云中有高大如山的金色佛身,光明如日光,遍照一切大地。佛身四周围绕着众多天男女神,如众星拱月一般,显得非常庄严圆满。接着,金色的佛身慢慢缩小,最后降入到她的身体里。大师的母亲醒来,把梦相一五一十地告诉大师的父亲。大师的父亲说:“这是一个吉祥的梦兆,你将生下一个具足无量悲心的孩子。他将住持如来正法,利益无边的众生。”大师的母亲自从做了这个梦之后,每天过着清净梵行的生活,没有烦恼,没有贪欲,更没有了嫉妒和悭吝之心。

在当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那天晚上,四周万籁俱静,大师的母亲舒适、平和地躺在床上。朦胧中,她看见许多出家人手里拿着各种不同的法器和供品,慢慢地走进屋里。先前见过的白色童子,手中拎着一把水晶钥匙,对那些出家人说:“佛堂就在这里!”说着,用金钥匙在大师母亲的胸口上,打开一扇小小的黄色的门,请出一尊金色佛像。童女倒出净瓶里的水用孔雀翎很小心地擦拭佛像。前来供养的出家人,有的在旁边至诚地祈祷,有的在佛像的前面顶礼膜拜,有的持诵佛号不停地绕佛。

大师的母亲醒来不久,就生下了大师。这时,东方已现鱼肚白,金星高挂在天空,闪闪照耀。母亲将胎衣埋在土里,那里后来长出了一棵白色旃檀树,枝叶繁茂,有十万片之多。这棵树的叶子非常特别,每片叶子的脉纹自然形成狮子吼佛的圣像,或文殊五字明的字样。众人见胎衣上生出新树,已是惊奇万分,后来见此树的叶子,现出圣像和陀罗尼,更是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将此树称为“贡本”。后人为了追念大师的功德,在树旁建塔造寺,并以“贡本”为寺名。这座寺,就是黄教六大丛林之一,名震海内外的塔尔寺。

大师三岁那年,噶玛巴若比多杰国师因受元顺帝的迎请,从西藏动身前往内地。途径西宁时,大师的父亲带他前来拜谒。噶玛巴国师见大师器宇非凡,特意为他授在家五戒,并赐给他法号叫贡噶宁布。临走时授记说:“他是第二佛陀,以后将到藏中住持如来正法,利益无边众生。”此后,西藏、蒙古等地的人民,都尊崇宗喀巴大师为“第二能仁教主”。

一次,大师的父亲恭请敦珠仁钦仁波切驾临家中接受供养。仁波切带来大批财物,送给大师的父亲,并请求将大师送给他。大师的父亲知道敦珠仁钦仁波切是大成就者,必能对儿子有所饶益,便很高兴地答应了。一直到十六岁,宗喀巴大师都跟随敦珠仁钦仁波切学习显密教法。大师赋性聪颖,超群拔众,对于一切没有经过传授的经典,稍稍思索一下,就可以读诵如流,没有任何滞碍。敦珠仁钦仁波切见状,高兴异常。为了使他的智慧早日得到开发,特别传授文殊五字明和妙音天女法让他修习。敦珠仁钦仁波切一心一意地教导大师,只要是对大师有帮助的,不论是显是密,都毫不吝惜地倾囊相授。后来,宗喀巴大师每当提起敦珠仁钦仁波切所赐予的恩德时,常常泪流满面地说:“敦珠仁钦金刚上师的恩德最为深广,就是父母的慈爱也不过如此。”

敦珠仁钦仁波切在大师七岁之前,就已经为他传授大威德金刚、欢喜金刚、胜乐金刚、金刚手等多种灌顶。并赐给他密号,名叫罗桑智华。灌顶后,大师就能如理遵守密乘的一切戒律。尤其是守护三昧耶戒,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珠一样,丝毫不敢触犯。

大师的年纪虽小,但他能够如理思维,发大菩提心。在修习文殊心咒没多久,他所住的房间石板上,有很多地方浮现“阿拉巴札”的字样,了了分明,宛如手写一般。大师满七岁那年,二臂金刚萨埵就常常在梦中示现。更不可思议的是,大依怙阿底峡尊者,也一再现身指导。

十七岁时,宗喀巴大师赴西藏求学。临行前,敦珠仁钦仁波切特别设一座庄严的坛城,为大师送行。宗喀巴以青稞供养坛城,刹那间,所有的青稞变得像珍宝一样,大放光明。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